客服QQ:

QQ号

邮箱地址:

624312951@298.com

电话:081-85662594

手机:081-8566259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泸州市

众泰汽车一年亏掉两倍市值 30亿贷款难解资金困局波及上市企业

2020-04-29 03:36:20来源:山东东营垦利县浏览:81185次

原标题:众泰汽车一年亏掉两倍市值 30亿贷款难解资金困局波及上市企业

近段时间以来,“比惨”仿佛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流行词。在市场整体进入阶段性调整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之下,汽车行业也未能例外。2020年,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本就风雨飘摇的汽车市场,迎来个更大的不确定性,冰点之下各大企业都在回顾2019年取得的业绩成果,阶段性的分析2020年的利弊得失,虽然哪家车企业绩最惨尚未可知,但道哥小编真的看到了一个相当惨的汽车企业——众泰汽车。

日前,因“模仿”而名声大噪的众泰汽车披露了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由此揭开了公司业绩触底的真实现状。业绩报告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04亿元,同比下降78.30%;同期归母净利润亏损达92.9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61.96%。面对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滑,众泰汽车坦言,主要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从而导致汽车销量大幅下降,经营成本相对上升,没有达到预期。

事实上,巨亏之外,该公告还显示截至2019年末众泰汽车仍被126.88亿负债缠身,并且这一数字尚未覆盖对比克电池的债务,公告亦未提及与之相关信息。据悉,此前由于众泰汽车业绩大幅亏损,长年拖欠贷款,导致比克电池现金流也陷入瘫痪,无力偿债。而在比克动力被众泰拉下水之后,与其关联的厂家也多少受到影响,容百科技、当升科技、杭可科技、新宙邦等6家与比克动力有供货关系的企业也纷纷“中招”。

对于过去一年众泰汽车低迷的业绩表现,有业内人士向笔者表示,最核心问题在于部分地方省市在执行国六排放标准后,众泰汽车沦落到无车可卖的尴尬地步。不仅直接影响了全年销量目标的完成,而且在终端市场中的长时间的空缺(无车可卖)也使得众泰汽车在终端市场品牌知晓度及影响力随着时间推移而消失殆尽,对企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众泰面临92亿巨亏

4月25日,众泰汽车发布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营业收入仅为32.04亿元,同比下滑78.3%;净利润为-92.94亿元,同比暴跌1261.96%;现金流净额为-10.17亿元。同时,经过2019年后众泰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同比下跌52.86%至82.81亿元。截至4月27日收盘,众泰汽车股价为2.14元,总市值为43.39亿,这意味着其92.94亿元的亏损已经接近市值的两倍,堪称去年亏损最多的A股上市车企之一,仅低于美股上市亏损114.13亿元的蔚来汽车。

展开全文

众泰汽车2019年营收与利润的下滑与车市环境有关,众泰曾在业绩预告中提到,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公司汽车销量大幅下降,没有达到预期;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经营成本相对上升,造成经营亏损较大。据乘联会统计的广义批发销量显示,2019年众泰汽车销量为仅为15.30万辆,同比跌幅超40%。但倒退几年,众泰汽车在2016年的销量曾达33万辆,进入当年中国汽车品牌销量前十名。

除了营收下降、销量下滑,众泰汽车在资本层面也一直问题缠身。从破产风险传闻,到部分工厂停产,再到经销商、供货商集体追债,众泰汽车资金链危机影响越来越多的关联公司。就在4月20日,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被河南省鄢陵县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执行标的仅为90825元。无独有偶,三月底公司副总裁邓晓明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并且,在公告中特别注明,邓晓明今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虽然在过去一年过的不如意,但众泰在2020年需要面对的挑战似乎更大。众泰方面表示,公司注册地在浙江省永康市,但在疫情中心湖北省有两家分公司,分别是位于湖北襄阳的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和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大冶分公司。2019年度,上述两家分公司销售收入占整个公司销售收入的比例在50%以上。而此前众泰方面也指出,因疫情影响,公司复工时间有所延迟且公司有重要的分支机构位于湖北省,公司计划延期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日期由原计划的2020年4月25日改为2020年6月23日。

连环债殃及池鱼

值得注意的是,众泰汽车的经营危机也殃及其新能源供应链上游的几家公司。据悉,去年11月,众泰汽车被曝因旗下全资子公司陆续拖欠比克电池货款及违约金共计6.16亿元,被诉诸法庭。据业内人士透露,正常回款是三个月结算一次,但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众泰汽车开始出现对比克电池还款不及时的现象,由此进一步导致比克电池的供应商容百科技、杭可科技等应收账款逾期(前者被欠2.06亿元,后者1.06亿元),由此形成连环债。

面对层层供应商累积下的连环债务,比克电池此前表示将主要根据众泰等客户的回款情况对供应商进行支付。如今半年时间过去,各方回款迟迟未见落地。从最新回款进展公告来看,迄今为止容百科技回款极微,而杭可科技则表示回款计划仍在沟通协调中。尽管屡遭监管发函关注,但见效快的实质性回款保障措施至今没有看到,最终能否回款不确定性重重。笔者此前也曾尝试联系容百科技和杭可科技询问回款进度,但公司方面表示不便多谈。

而被拖欠巨额应收直接影响两家科创板公司当年业绩。受计提大额坏账准备影响,容百科技2019年归母净利润下降了55.46%;而杭可科技2019年净利润仅微增0.78%,并提示仍存在进一步调整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额的风险。而证监会也因此对上述两家公司采取1年内不接受发行人公开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理由是在IPO过程中隐瞒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笔者注意到,在今年2月份,众泰汽车在一份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中表示,2019年众泰汽车资金周转困难,零部件供应商无法有序供应,产品订单不能及时交付,对品牌造成极大的冲击。2019年8月从金融机构获得流动资金贷款30亿元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公司资金周转问题。如今看来,这笔钱的作用确实尚未凸显,而疫情已经让众泰汽车的产销困境雪上加霜。

官网二维码